新闻中心

紧跟时代、顺应潮流,为了这个目标我们一直在努力!

新闻中心

写入政府工作报告 农村电商渐成燎原之势

发布时间:2017-03-17

消息来源:中国商网

由于在促进农村消费升级,助推农村产业转型升级,帮助农民脱贫致富方面发挥着显著作用,不论是中央部委还是地方政府,都在积极推进电商下乡。

今年2月5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深入推进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加快培育农业农村发展新动能的若干意见》(以下简称“意见”)发布,这是自2004年以来,“一号文件”连续14年聚焦“三农”工作。值得注意的是,今年的“一号文件”将推动农村电商发展正式写入了意见第14条,是14年来农村电商首次作为单独一个小标题在“一号文件”中出现,而在去年的“一号文件”中,农村电商还仅仅是“加强农产品流通设施和市场建设”这一项内容里的一句话。

此前,在2016年末,商务部、中央网信办、发展改革委联合发布的《电子商务“十三五”发展规划》(以下简称“规划”)中也提出,电子商务与传统产业线上线下互动融合,完善农业基础设施,打通双向流通渠道,促进农林产品、农林地区加工品进城,方便农资和消费品下乡,形成服务于现代农业发展的新型农村电子商务体系。

农村电商渐成燎原之势

实际上,农村电商的规模化发展始于2015年,这一年,以阿里、京东、苏宁为首的电商巨头在全国范围内铺开农村网点,开始在农村市场扎根,这一年被称为“农村电商元年”。而2016年,在中央及各级政府的支持下,农村电商的发展进入了新阶段,电商与快递企业在农村市场开始了更深度的布局。

2016年3月,京东宣布京东家电将以加盟模式布局农村市场开设实体专卖店,将在全国镇级市场召集约1万个“京东家电专卖店”加盟商,至2017年开设2万家,覆盖行政村40万个。

同样在2016年3月,阿里巴巴与顺丰、“三通一达”等快递企业共同成立的社会化协同物流平台菜鸟网络宣布将联合物流合作伙伴组成菜鸟联盟,而菜鸟在“村淘”计划中的作用尤为突出,县级以下是我国物流体系的短板,菜鸟的任务就是选择物流企业,搭建物流网络,打通农村物流的“最后一公里”。

苏宁的行动紧随其后。2016年5月,苏宁宣布了其发展“销售、纳税、就业、服务、造富”在当地的“五当模式”,目标是希望打造农村经济发展的电商生态圈,助推各地形成农业产业化、农产品品牌化和人才专业化的“三化模式”发展。据悉,截至目前苏宁已建设了2000度家苏宁易购服务站,并上线了400多家地方特色馆。

到了2016年7月,之前历经“农村淘宝1.0”和“农村淘宝2.0”两种模式的农村淘宝宣布再次迭代,启动以“服务”为核心的3.0业务模式。该模式将为县域重点打造生态服务中心、创业孵化中心、公益文化中心。农村淘宝合伙人的创业者的角色也演化为乡村服务者。据阿里巴巴透露的最新数据,目前农村淘宝已经在全国29个省(自治区、直辖市)520个县建立起了约3万个村级服务站。

2016年,电商平台在农村市场的布局不断加码,商务部新闻发言人孙继文将农村电商的发展描述为“已由星星之火渐成燎原之势”。

在3月2日的商务部例行新闻发布会上,孙继文表示,农村各类经济主体与大型电商企业协调发展的格局初步形成,为农村特别是贫困地区农村经济发展、增加农民收入和改善人民生活发挥着积极作用。

2016年,全国农村网络零售额8945.4亿元,约占全国网络零售额的17.4%,其中实物型网络零售额5792.4亿元,服务型网络零售额3153亿元。全年农村网络零售额季度环比增速均高于城市。东部地区农村产业基础好,电商渗透率高,网络零售额达5660.8亿元,占全国的63.3%。中西部地区发展迅速,平均季度增幅达16.6%,高出东部地区3.2个百分点。

人才、物流、技术障碍待破解

过去一年,电商企业在农村市场如火如荼,不过,其遇到的困难也是显而易见的。

虽然在我国农村地区,得益于智能手机的普及,很多农民跨越了PC时代,直接步入移动互联网社会,但农村居民与城市居民的网络消费习惯还存在差距,而农村本身地广人稀、货物难以集散,物流成本又远远高于城市,此外,高学历人才的缺乏也是电商在农村普及的一大障碍。

全国政协委员、西京学院院长任芳在今年的提案中建议国家出台更多措施鼓励农村青年电商创业。

“农村电商的第一个困难就是人才的缺乏。”任芳告诉中国商报记者,电商在农村还是一个新事物,很多县乡镇的公共服务人员、行政人公务员对电子商务还不甚了解,他们对农村电商还需要有一个熟悉和学习的过程,只有他们熟悉和了解之后,才能制定更加行之有效的,能够解决针对性问题的政策建议。另外,一些农村电商创业青年对农村电商的知识体系的构建也不是很完整,他们在电商创业过程中会遇到一些挫折和问题,往往不知道怎么解决。因此,只有加强对农村电商管理人员,公共服务人员,以及电商创业人员的培养,才能提升农村电商的速度和质量。

农村电商的主要任务分为两条线路——上行和下行,下行即消费品下乡,农民通过电商平台购买商品,而上行则是指把农产品通过电商渠道销往城市。相比消费品下乡,农产品上行的速度和规模一直相对落后,这也是2017年商务部聚焦的重点工作。

“初级农产品的检验检疫、在线查询、溯源体系现在在技术层面都还没有解决,所以现在很多初级农产品的上行还有一定的障碍。”任芳对中国商报记者表示,这需要第三方的科研院所科研机构加快在农业物联网大数据方面的研发速度,为此,她在提案中建议政府尽快和第三方机构合作,搭建这样的物联网大数据平台,使农产品的检验检疫、在线查询和追溯成为可行,使更多的农产品可以通过电商的渠道销售到全国各地。

谈到物流成本问题,任芳建议,政府在扶持经费的投放上,对于交通不便的偏远地区,对物流企业的补助力度要加大一些,使物流企业有积极性进入这样的地区去帮助当地搭建价格较低的物流平台,以帮助农村电商发展速度更快。